您的位置: 古交信息网 > 历史

老胡

发布时间:2019-10-12 23:10:54

小城的早晨,常常是被一阵阵叫卖声吵醒的。勤劳的小生意人,一拨走了一拨又来,小城才算真正的醒来。来往的车流,晨练的人们,叫卖声嘈杂声混迹在一起,使这个小城逐渐活络起来,尤其早市,更给小城带来无限生机与活力。老胡每天的生活都是从这里开始的。

生计中的人们都看好了早市这个黄金时段,老胡也是。天刚蒙蒙亮,小商贩们就从菜市场批回来各种蔬菜 ,滚圆的袋子有时粗过了人的腰,重量与体重几乎不相上下。有车的就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自己运送,没车的就要雇人力车,老胡就是人力车夫之一。时间久了,老胡就有了一定的客源,每天不用等活,只要人来车来,活自然排着号。这让几个同行们很眼红。可是老胡并不贪多,活多了之后都要招呼身边的伙计,把甜头也分给他们一些,只是在价钱上不许他们争讲,凭主顾赏给。有不好合计的钱额老胡就一锤定音。这让一贯挣惯了俏钱的伙计们没了势头,可也不敢说什么,只有埋头去干。

干活的时候老胡并不提钱,只要有活干就异常欢快,他有自己的小算盘。大家都出力挣钱谁都不会亏了谁,干了就有收入。多了不能总多,少了不能总少,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只要混个眼熟人熟,还怕没饭吃吗?老胡的逻辑倒让极少一部分人犯了难,赏多了不合算,给少了又不好意思。这正给了老胡显山露水的契机,老胡的经典动作常常是手一挥很慷慨地来一句:哎呀,给点就行,谁跟谁。在关键时刻,这么简单的话也不是谁都敢说的。最起码,他身边的伙计就不会这么大义凛然。这一下就把人的距离拉近了,似乎劳苦大众的心都快贴一块了。主顾一激动,兴许还多扔给他点,这又让身边的人羡慕嫉妒恨了。可是在老胡这,他一定不会接受太多,他知道自己的力气值多少钱,在把多余的钱推让给人家时,他早已赢得了客户的信任和尊敬了。后来人送绰号“胡老板”。开始老胡觉得戴了高帽,慢慢的就习惯了,干起活来更卖力气。

老胡的腰总比他的裤子瘦那么一块,无论冬夏裤腰总像打了褶,人就更显得精瘦。忙完了早晨还要忙上午。从早市下来,建材街似乎才从梦中醒来,人也像梦游似的漫不经心地打开卷帘门。这时候老胡已经守在门口了,这条小街因为城管的宽容,部分商品可以展示出来,于是一大早,家家往外搬东西,好像摆多少就能卖多少似的,可着劲地摆。

在这条街呆久了,大家都是熟人了。老胡常常是帮着弱势力的人,当然,强体力的也不甘寂寞,打哈哈凑趣,然后买早点就多买一份给老胡,老胡是不轻易要别人的东西。而在一些店主们看来,这分明能显示,他们的关系也非同一般。由此看来,老胡在这一带的人缘是极其好。

“胡老板”在这条街也叫的响。卸车那都是重体力的活,虽然钱赚得多一点,也真是辛苦。可是老胡不怕。有时候两家赶到一块到货了,老胡分不开身,只要和他打招呼,他一定会费尽周折帮着找来装卸工,这时候讲究的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这让有点良心的业主大受感动,而在老胡看来,这是看得起他。

这片生意淡的时候,老胡又找到了好活,在新完工的小区里扛沙子。至于扛到几楼那要看给几楼的业主干活。可以想象,一级一级地往上走,六楼七楼或者是八楼,不背沙子都是心慌眼花腿打飚。可是老胡说,他们不怕高,越高给的钱越多,有时候一天能挣三百多。高兴了没几天,一个黑道规矩传来,凡是各个小区的业主装修不许雇佣外面的人,有一些不明人士提供了吊车,沙子按重量计算要钱,对于业主来讲并不损失,可这明显的抢了老胡他们的饭碗,又敢怒不敢言。有一次听说几个人拿着棍棒把老胡他们教训了一顿,头破血流的,打也白打了,幸亏没啥大碍也就不了了之了。老胡说这些的时候,没有半点悲伤,他觉得世道这样很正常,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有时候天气不好活少了,老胡就在哪个店里呆一会,大伙东说西扯的,老胡就嘿嘿捡地笑,他抽卷烟,卷完之后总要把白白的烟卷用嘴唇润湿,接着还笑,样子很憨。有时候看着俩个不相识的孩子吵起来,他也会慈爱地笑着,那眼神满是怜爱。

老胡对一切都是宽容的又是博爱的。老胡话不多,有一次他谈起了送孩子上大学的经历,他说,一下车就懵了,那车那人像蚂蚁泛滥,你说没事不好好在家呆着都往一个地方挤,还有,晚上那灯啊比白天还亮,得浪费多少电字啊?大家笑他,他在笑那个城市。

旧楼拆迁,业主们各奔东西,老胡也不知了去向。某一时刻总能想起老胡。他的某个表情某个动作,画面那么清晰,然后心里是暖暖的感觉。也不知他现在过得好不好,很久没有见到他了

共 175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老胡很实诚,很能干,很随和,很大度,不会小肚鸡肠,不会刁钻古怪,不会勾心斗角,不会损人利己,所以人不见了,人们却很想他。小说通过几个情节多个侧面反映了老胡其人其事。一句话,老胡这人不错。【编辑 云台文经】

邢台治疗阳痿方法
防城港整形美容手术
牡丹江治疗阳痿费用
邢台治疗阳痿费用
防城港整形美容手术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