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古交信息网 > 健康

易初爱莲

发布时间:2019-09-14 09:19:54
摘要:易初莲花、易初爱莲,有谁不知?惹人遐思的几个字。柔肠百折,写出这样一个故事…… 易初莲花、易初爱莲,有谁不知?惹人遐思的几个字。柔肠百折,写出这样一个故事……

易初爱莲
(一)

“你恨他们吗?”小男孩小心翼翼地询问。
“双亲是没有办法——把我留在他们身边我会饿死的……”小女孩哽咽着回答。
“你不要太难过,以后还有我啊……我们可以一起玩……”小男孩安慰小女孩。
——小男孩是徐易初,小女孩是邓莲花。这年,易初和莲花八岁。
易初是方圆几百里赫赫有名的大富豪徐家的独子,莲花是一户贫苦农家众多孩子中的一个,穷困潦倒的父母迫于无奈,不得不将幼小的女儿卖出为奴,懂事的孩子忍泪与父母道别。
“周敦颐的爱莲说这样写道: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静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少男笑盈盈地朗诵,一双眼睛亮如星露。
少女不出声,轻轻一低头,像清风里的娇羞楚楚的香莲。
——少男是徐易初,少女是邓莲花。这年,易初和莲花十六岁。

(二)

徐府张灯结彩,宾客云集,热闹非凡。风华正茂的易初神采飞扬,应酬四方游刃有余,徐老爷和夫人看在眼里,喜在心中,暗下决心要寻找最出色的名门淑媛为长大成人的爱子定下终身大事。
易初悄悄来到莲花身边,莲花蓦然回首,吃了一惊,“少爷,你怎么不在大厅跑到这里来了?”
“我来拿生日礼物——我知道你一定早就准备好了……”易初嘻皮笑脸。
红了脸的莲花小心翼翼从兜里取出了一条叠得整整齐齐的手绢,往易初手里一塞,转身飞快地跑掉了。易初细细地看,水蓝色的手绢上绣了大朵粉盈盈的莲花,是莲花亲手缝制的,一针一线汇聚深情厚意。
“表哥,看得好专注啊……”一个娇滴滴的声音让易初回过神来。易初赶忙将手绢收起,笑道,“表妹,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表哥又是为什么来到这里呢?!”陈丹苏伶牙俐齿,意味深长一笑。
易初无言以对,陈丹苏深深凝视了他一番,飘然而去。
莲花正在忙碌,陈丹苏轻轻款款向她走过去。“表 ,下人干活的地方……”莲花脱口而出,但话没说话就被陈丹苏打断,“你是太太的贴身丫环,怎么干洗碗刷盆子的粗活?”
“今天人多,厨房的妈妈忙不过来,我来帮忙……”
陈丹苏上上下下将莲花打量了个遍,“长得确实标致,又有一颗善良的心,难怪少爷那么钟爱……”
莲花立时红了脸,“表 ,这话奴婢可担当不起!……”
陈丹苏看着莲花窘迫的模样忍不住冷笑。
母亲和姨母有意让长大成人的她和表哥缔结良缘,可是表哥坚决不同意,让从小便倾心于一表人才表哥的她懊恼不已。发现身为大少爷的表哥对一名婢女情有独钟,得知自己的心上人和别的女子青梅竹马,她欲哭无泪,咬牙切齿。一位堂堂富家千金岂能输给身份卑下的丫环,她千千万万个不甘心。
想到这里,她简直怒不可遏,纤纤玉手就那么轻巧一动,一叠价值不菲洁白如玉的瓷盘就统统摔到了地上,裂成碎片。莲花惊呆了,就在这时,徐府的管家出现了,不由分说将莲花数落了一顿。莲花也不辩解,一双盈盈秀目噙满清泪。
“徐总管,谁没有过闪失,你就不要一个劲责怪莲花了!”陈丹苏淡淡相劝。
徐总管果然忙不迭奉承道:“是,是!表 真是宽宏大量!……”陈丹苏瞥了一眼似乎没回过神来的莲花扬长而去。

(三)
徐老爷和夫人开始为易初张罗婚事,一位又一位琼闺秀玉的画像摆在了易初的眼前,可是易初的眼皮都没抬,“我现在还不想考虑这些……”
徐家有一笔生意需要去附近的浙江贩运核桃,易初自告奋勇要挑这个担子。徐老爷为了锻炼徐家唯一的继承人破例答应了。徐夫人不放心从小养尊处优的爱子的饮食起居,提出让自己的得力贴身婢女莲花随同前往照顾少爷的日常生活。
在山水如画、美景洋溢之地,虽然因为时间的关系不可尽情游玩,青春年少的易初操办正事之余还是不免轻松了一番。他悄悄带上莲花来到溪流边坐起了竹排。
小小的竹排顺水飘流,被清冽的水波簇拥。两岸是遍布苍翠树木和五颜六色花朵的连绵起伏的山峰。头顶上有碧蓝无涯的天空和煦煦的阳光。风像溪水一样清澄,涤荡尘杂负累。一向婉约娴静的莲花酣然大笑起来,“水波多像一条又一条欢快地游来游去的鱼儿!”十分享受地靠在大竹椅上的易初夸道,“是啊!莲花,我们来唱一首歌吧……”
“青山悠,轻风柔,清波流,亲人啊别愁,忧愁都如一江水啊,滚滚逝去千万里……”他们竟然异口同声,是小时候经常一起高唱的歌谣。
不慌不忙用长篙触到河底推动小竹排前进的阿公哈哈大笑,连连说:“好听,真好听……”
回到府邸,易初做主在花园修建了非常大的莲花池,夏天到了,莲花怡人的清香弥漫开来。易初常常会来到莲花池畔,捧一卷书慢慢地读或观望一池的清丽独自徘徊。莲花一有闲暇也总爱前往莲花池畔,只要嗅到那莲的味道就觉得再重的疲惫也烟消云散……
不约而同爱去莲花池的易初和莲花却长久没能在莲花池畔相遇。不知从何时起,每逢看到易初挺拔的身影,莲花就远远躲开。直到有一天,心事重重的莲花在莲花池畔默默流泪,易初跑到她身边,递给她一方素洁的绢帕。
“莲花,受了什么委屈告诉我吧……”易初温柔关怀。
见莲花迟迟不开口,易初黯然道,“莲花,为什么你对我不如以前亲近……”
莲花擦净了泪水,低低道,“少爷,男女有别,尊卑有分,奴婢告退……”
易初呆呆伫立,百思不解。

(四)
陈丹苏撒娇弄痴纠缠徐夫人,“姨妈,您就答应我吧……”
慈祥和蔼的徐夫人抚摸外甥女乌黑亮丽的长辫,笑道,“姨妈身边是有好多人,可是像莲花那样伶俐懂事的少之又少,而且她很小就来府中一直在我身边伺候,丹苏乖不要夺人所爱……”
任凭陈丹苏怎样使尽浑身解数,徐夫人就是不松口,陈丹苏万般无奈悻悻而去——她本想竭尽全力讨了莲花跟随她的左右,任她使唤和折磨,没想到徐夫人如此看重莲花。
怎么办呢?陈丹苏绞尽脑汁苦思冥想忽然灵机一动。她吩咐下人们离开,独留下贴身丫环小玲,对小玲和盘托出她的全部计划,“每月的十五日我姨妈会去观音庙拜菩萨,邓莲花要去买香烛,你花钱找个男人和她搭讪设法拖住她,我假装碰到姨妈告诉她看见莲花和人约会带她去看……”
“可是 ,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呢?”小玲迷惑不解。
“这个你不用管,我自有我的道理!”陈丹苏洋洋自得。
计划进行得和想象中一样顺利,徐夫人亲眼目睹莲花和一个年轻男人近距离频频交谈霍然变色唉声叹气。
只是万万没有料到,回家的路上,陈大 的轿子大摇大摆经过一条小巷,一个歹徒忽然窜了出来,原来拿了银子并不甘心,竟敢垂涎起 美色,妄图人才两得。歹徒动手动脚,丫环慌了神,可一脚就被踹倒在地。闺阁娇女手无缚鸡之力眼睁睁看着意欲轻薄的坏蛋越来越近,花容失色。千钧一发,却听一声清脆的厉喝,“大胆狂徒!”竟然是莲花。
歹徒扫了莲花一眼,哈哈大笑,“刚才那地方人多没把你怎么样,你现在倒自己送过来了!”根本不把面前美若天仙的莲花当成对手,然而只见轻倩飘逸的身影看得人眼花缭乱,如杨柳曼舞、云烟袅袅、风驰电掣……不一会儿就打得坏蛋落花流水。彪形大汉跪地求饶,“大侠、姑奶奶饶命!小的再也不敢了!……”
莲花义正辞严,“此等为非作歹之事罪大恶极以后切不可再犯!”
陈丹苏瞪着抱头鼠窜的歹徒余怒未消,“就这样放了他,太便宜他了!”
“他和我打斗时已经受了伤,希望他可以改过自新……”莲花说出自己的想法。
陈丹苏不以为然,但想了想牵过了莲花的手,“今天的事真是多亏你,谢谢!”她低下了头,声音极细,红了脸。本来是她设了圈套对付莲花却不料遭殃的是自己,如果不是莲花出手相救,她这一辈子都完了。
“表 别客气,表 不是也帮过莲花吗?那次不是表 发话,总管还不知要怎样处罚莲花呢……”莲花静静一笑。
那次本是她陷害莲花,莲花竟然以德抱怨,陈丹苏不自然地笑,“可是,莲花你怎么会武功呢?还是个武林高手!谁教你的?”
“表 ,对自己心仪的要努力争取哟,莲花祝你成功!”莲花又是一笑。
“表 ,时候不早了,夫人还等着我呢……”任凭陈丹苏一再追问,莲花对深宅大院长大如何武艺高强守口如瓶。

(五)
“莲花,你也不小了,已经到了婚配的年纪,你自小在徐家长大,你如果有意中人就老老实实告诉我,我替你做主,如果没有就让我为了挑一位如意郎君吧……”仁善的徐夫人对看到的不光彩一幕信以为真却只字不提。
莲花一愣,旋即平静下来,恭恭敬敬道,“全凭夫人做主。”
徐夫人很快为莲花择许了夫家。是老实本分、家道殷实的生意人,应该是个不错的归宿吧?
消息传到了易初的耳朵里,易初的心头如高山磐石般沉甸甸。莲花就要离开莲花池再也回不来了。易初急匆匆跑去找安排这一切的母亲,“娘,娘,莲花不能嫁给别人,我喜欢莲花!”易初失态地大喊出心里话。
端庄慈祥的徐夫人狠狠教训了宝贝儿子。莲花纵然好,只是一个奴婢,如何与堂堂徐家的少爷相匹配?徐老爷得知此事也痛斥爱子,不久,大张其鼓为他下了聘,正是易初的表妹陈丹苏,陈丹苏喜不自胜,既然他和莲花没有可能,她和他亲上加亲真是再好不过了。
“莲花,相信我……”易初却找到莲花,拉她到莲花池畔,直直地凝注她,目光异常坚定——
“周敦颐爱莲,我也是,我的莲扎根在心里,我心河的每一缕涟漪都染上她盛放的清香——”易初动情地倾诉,“莲花,你就是我爱的莲……”
莲花苦涩地一笑,“少爷,老爷和夫人也是为了你好,你不要违背他们让他们伤心……”莲花难过得说不下去,捂着脸跑开了。
不是不明了情真意切的心,怎奈现实叫人如何躲避?现实的风霜犹如刀剑毫不留情地带来伤口教人忍耐逼人疼痛深深……
府里多嘴的人说起了闲话,流言蜚语传到徐老爷和徐夫人耳朵里,二老勃然大怒,将易初牢牢锁在了房间。

(六)
莲花的婚期飞快地订下来了。嫁衣就要穿上身了,迎亲的队伍就要来了,莲花似乎看到吹吹打打的喜气洋洋中颤抖的花轿,猛地不寒而栗。往事如莲,飘香无限,前程似水,渐行渐远。婚礼前日,雾鬓风鬟的莲花像飒飒秋风里零落的莲,纵身跳进幽幽莲花池。
“红粉靓梳妆,翠盖低风雨。占断人间六月凉,期月鸳鸯浦。根底藕丝长,花里莲心苦。只为风流有许愁,更衬佳人步。”
“秋光为花且徘徊,朱颜迎缟露,还应憔悴。腰肢小,腮痕嫩、更堪飘坠。风流事、旧宫暗锁,谁复见、尘生香步里。谩叹息、玉儿何许,繁华空逝水。”

夫人眉头紧锁,自言自语,“明明放得好好的怎么不翼而飞了?”她送去香茶,夫人让她通知总管过来,见到总管,夫人怒不可遏,“我今天打开箱子想取出些珠宝送给将过门的媳妇,发现徐家祖传的玉如意不见了。箱子在我房间,钥匙我保管着,怎么回事?”
“夫人,千防万防,家贼难防,这外面的人也不知道我们府上有这宝贝——”总管咬牙切齿,“半个月前刚偷了老爷的名画,这贼太可恨了!”
“你认为和上次遭窃是同人所为……”夫人沉思。
“夫人,小人怀疑一个人……”
“谁?”
“莲花——”总管说出理由,“只有她有机会进出夫人房间。”
“不可能!莲花是我看着长大的……”夫人坚决不相信。
——然而,确实是她,不光玉如意,还有其它所有价值不菲的珍宝,这是她复仇计划的一部分。夫人和总管的谈话躲在窗外的她全部听见了,夫人的信任让她心如刀绞……
毕竟徐家对她不薄……而且,易初——徐家少爷……
她不会告诉他,就在和他去浙江回来后快乐的一天,她的师父找到了她,原原本本对她说了一个真相。她原来是邓家的大 ,不是乡下种田邓家是百货行邓家。十八年前,邓家是唯一可以和徐家一争高下的大百货行,一山容不下二虎,诡计多端的徐家终于打败邓家。多年辉煌,一朝消散,邓老爷绝望自尽,伤心过度的邓夫人刚烈随夫,好端端一个富豪大户,转眼家破人亡,可怜年幼邓家 尚不会说话就失去双亲,对主人忠心耿耿的邓家管家邓田擦干眼泪抱 莲花回了老家,七年后,故意将 卖入徐家,让 在徐家长大,熟悉仇家点点滴滴,还特地乔装改扮想方设法接近莲花让莲花找机会出门随他习武,好伺机报仇。“ ,时机成熟了,你要报仇啊……”饱经沧桑的昔日邓家总管热泪纵横。总管为了邓家用心良苦,作为邓家的女儿,她莲花要如何是好?
一走了之?可不管到哪里,她还是邓莲花,除非彻底丧失记忆,不然怎会想不起恩怨情仇?她要如何活下去?
唯有一死,是最好不过的吧?

(七)
莲花的噩耗成了开启关住易初的坚实门锁的钥匙,“莲花,莲花……”易初呼唤着心爱人的名字,心痛欲裂,昂藏七尺男儿泪如雨下。
“莲花,你知不知道,我已下定决心这辈子非你不娶!”易初声音嘶哑,“这些话我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呀!……”
“莲花,我真没用!……”易初泣不成声。
老天爷为什么如此捉弄人,易初仰天长叹。
莲花,傻瓜,他心如刀绞地唤,其实他早就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份,他有一次出于好奇跟踪过她……然而,她爱他,他也爱她,还不够吗?他相信她不会对他和他的亲人下手不会伤害他,他还思量将百货行的名字改叫易初莲花,他只想默默用一生的爱来补偿她啊……
陈丹苏想说,“表哥,莲花已经不在了,你还是不肯尝试接受我吗?”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在失去莲花的红尘,对着莲花绢帕、莲花池、莲花的一切,易初朝朝暮暮郁郁寡欢,天长日久竟然一病不起,什么也无法挽留奔赴黄泉的脚步。易初在临终前再三恳求父母:让他的墓碑和莲花的一模一样……
莲花的墓碑是易初亲手所刻,上面只有四个字:易初爱莲。

莲花是世上少有的好女子,为了爱连生命都愿意放弃,而表哥,应该是患了传说中的相思病,病入膏肓,英年早逝,可见他对莲花的情意有多深。
易初爱莲,陈丹苏在易初和莲花的墓前久久徘徊——此时此刻,易初和莲花一定自由自在欢乐相守了吧?

共 575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个凄美的爱情故事,易初和莲花是一对真心相爱的情人,可由于身份地位以及历史恩怨的原因,加上外在的人为因素,两个有情不得成眷属,先后为爱殉情了。故事内容虽不算新颖,可关乎人性的东西,读来同样让人唏嘘。【责任编辑:寒鸦】
1 楼 文友: 2009-0 -2 17: 2: 8 为什么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总是一种美好的愿望呢? 热爱生活,喜欢文字.小孩子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幼儿小便黄
轻微中风可以痊愈吗
新生儿只有一只眼屎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