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古交信息网 > 体育

国际制造商 第664章 小心驶得万年船

发布时间:2019-09-24 19:09:08

国际制造商 第664章 小心驶得万年船

通信行业的布局一般都是早于市场七八年的,在18年5G还没推出时,全世界已经有很多公司在做6G相关的研究了。

不过不同于5G,6G通讯络是一个颠覆性的概念,在国际上并没一个统一的标准。

可以叫它“地月通讯”,也可以称呼它为“万物互联”,又或者叫“光子通讯”。

名称不重要,因为这是一个标准,到时候谁先研究出来,它就叫什么。

但是6G将包括以下几个特点;

第一,非常快。可为iFi或移动终端提供令人难以置信的高数据速率或因特速率——高达10Gbps/s以上的速度。

下载一部小电影,那真是“biu”的一声,2G橘梨纱下载完成;

第二,非常便宜。6G系统的天线将是“纳米天线”,而这些纳米天线将广泛部署于各处,包括路边、村庄、商场、机场、医院等等等;

移动终端随时可以接入6G,流量这个东西以后只有在那些远离城市的荒郊野地里才会用到。

第三,因为组成6G系统的是卫星通信络,以后将实现全球无死角覆盖,不管你是在太平洋还在亚马逊密林深处,信号都是满格;

当然,6G最重要的一点当然还是在高速光纤链路的辅助下,实现点到点的万物互联。

比如公交车,可以通过移动终端连接公交车上部署的纳米天线,“看到”公交车到哪里了,大概什么时候到等等。

好处一大堆,技术难度当然也很大,但是对于韩义来说只有一点,如何实现不同卫星系统间的切换和漫游?

因为6G络将集成5G络与卫星络,目前全球包括天义纳米卫星在内、有4大不同的卫星导航系统——美国GPS、天义“全球眼”纳米卫星,“中国“北斗”、俄罗斯GLONASS;

因此,实现不同卫星系统间的切换和漫游,将是韩义首要解决的问题。

虽然贸易战暂时止戈了,但是美国那边对他们依然充满敌意;

他们不可能让全球占有70%(之前是95%)市场份额的GPS,来执行天义标准。

……

因为脑海里满是6G,吃饭时韩义几乎没说话。

吃过饭韩义坐在沙发上跟苏瑞尔继续交流着,

厨房里,穿着米色V领衬衫加牛仔小短裤的施颖、用满是泡沫的手往俞静瑶脸上抹,嘻嘻哈哈的闹着。

嬉闹了会,混血小美女说:“姐夫今天是不是不开心啊?”

俞静瑶右手闪电般抓住她的胸脯,嘻嘻笑道:“对啊,你去献个香吻就好了。”

“啊……瑶瑶你好色啊……”施颖使劲挣脱了她的魔爪,“自己那么大,干嘛还要抓人家的。”

俞静瑶欺负施颖上瘾了,搂着她的脖子在她耳边吹气,“你难道不知道,抓抓会更大嘛。”

“咦——”混血小美女嘘了一口,随后朝客厅里的韩义偷偷看了眼,转头问道:“姐夫一个人在金陵,潇潇姐……”

俞静瑶松开胳膊,恶狠狠道:“小孩子问那么多干嘛。”

“噢~”混血小美女不敢再问了。

她发现每次提到这个问题,瑶瑶姐都不愿意多说。

见俞静瑶捧着茶杯去了客厅,她也跟了过去。

“姐夫,想什么呢?”俞静瑶并腿在韩义身边坐下问到。

韩义正在看苏瑞尔模拟的光子图。

这是一副螺旋型的星空图案,上面拥有着无数亮点,每个亮点都有很多光线在纠缠着,看上去非常像量子通讯里的“量子纠缠原理”。

这副光子图就是宋芸香曾经研究的“光通路”的另一种表现形式,说他是光子通讯也行。

因为全球对于6G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谁做出来谁说了算。

现在问题是,光子通讯不仅跟量子通信“长得像”,而且其中也使用了量子混沌理论,这有些麻烦。

你做出来的通讯国家监控不了,不管你再牛逼也没人会采用。

所以要把光通路里的混沌算法去除掉,再以一种底层加密技术展现出来,这样方便推广给各个国家使用。

要不然根本入不了。

就在韩义考虑着这些问题的时候,被俞静瑶惊醒过来。

“什么?”

俞静瑶重复了一遍,韩义笑道:“我正在考虑到底是使用5G推进至HD—LTE-A的6G,还是直接使用量子混沌理论里的纠缠算法问题。”

“-_-||”俞静瑶。

“-_-||”施颖。

两个女孩脸上写着懵逼,一副我听不懂你在讲咩的样子。

韩义呵呵笑道:“简单说就是,我在想什么时候让你们用上6G络。”

“啊……真得啊?”俞静瑶率先回过神来,“什么时候啊?”

“快则三五月,慢则一年半载。”

混血小美女问道:“6G是什么样子的啊?”

韩义给她们简单解释了一下。

两个女生顿时一脸崇拜,施颖更是满眼小星星,“哇……姐夫你好厉害啊!”

韩义哈哈大笑,“姐夫厉害的地方多了。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前五百年,后五百年,没有我不知道的。”

俞静瑶凑趣的拿过天义开发的智能平板,在上面写了个“餮”,嘻嘻笑问:“姐夫,这个字读什么?”

“饕餮,tie,读第四声。”

“正确。”俞静瑶又写了个“邕”

国际制造商  第664章 小心驶得万年船

,“这个呢!”

“蔡邕,yong,读第一声。”

接下来俞静瑶又写了几个生僻字,鼩、籴、瓞、氅;

韩义笑眯眯的说着。

见难不住他,俞静瑶又故意写了几个具有迷惑性的字,像羸弱的“羸”、咋舌的“咋”、卡壳的“卡”。

可惜对韩义来说都是小儿科。

施颖忍不住了,一脸认真的问道:“姐夫,前几天我看书上说,中国古代有龙的存在,你说是不是真得?”

“当然!”韩义眼也不眨的说:“我一个朋友前几天刚被一条龙服务过。”

“什么?”施颖楞了一下,“一条龙……服务?”

“哈哈哈……”俞静瑶笑得前仰后合。

施颖也明白过来了,嗔笑道:“姐夫,你跟瑶瑶姐都坏死了……”

……

晚10点,香江米敦道一间千尺“豪宅”(相当于91平方)里聚集了七八名彪形大汉。

这些人个个身材魁梧,黑T恤下的肌肉腱子一直长到脑袋上,外露的胳膊上雕刻着具有特殊含义的字符。

这且不算,每个人裤腰上都别着枪支,地上放着制式武器,甚至还有一杆带红外瞄准镜的狙击枪,甚是吓人!

灯光下,一群人围聚在大理石桌旁,桌上放着一张香江地图,用一种非常罕见的语种讨论着。

“记住,千万不要恋战。”其中一个大块头,用低沉的嗓音缓缓说着,“那边传来消息,他们已经在警察局备案,到时候肯定会出动飞虎队。

咱们只有3分钟的时间,时间一到不管成不成功都要立刻撤离,听到没有?”

“是!”

“现在休息吧!”

西玖龙海港装配区,这里有一间防卫森严的私人保险公司,隶属于英国“G4S”。

G4S是全球最大的安保公司,总部在伦敦,在全球拥有60万雇员,2019年年收入达150亿美元。

至于黑水,那已经不能叫安保公司了,他们提供最多的其实是雇佣军服务。

黄浩然就在这里租赁了一个保险库,用于暂时保管黄金。

虽然他觉得不会有人敢打这批黄金的主意,但是小心驶得万年船,谨慎一点总是没有大错的。

此时地下保险库里,周达福集团的员工正在加班清点/鉴定黄金,然后按照纯度多少单独统计。

而黄浩然跟周达福第三代接班人郑寰宇,则在办公室里谈笑风生着。

等快到12点的时候,黄金全部统计完毕。

大公司买黄金原材料跟私人买黄金首饰其实也差不多,统计出纯度克数,然后按照双方约定价格交易。

当然,肯定是现金交易。

交易很顺利,总计442000盎司,因为纯度的关系,均价只有1280/美元/盎司,一共卖了5亿6576万美元。

在双方律师的见证下,双方当场签了合同。

至于钱需要到明天早上黄金运到郑家自己的保险库后才支付。

“黄经理,那我就先走了,明天早上见!”面容英俊的郑寰宇,握着黄浩然手笑到。

黄金顺利卖出去,黄浩然心里也是非常开心,“好的,郑总慢走……”

固原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广西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运城治疗阳痿方法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专家简介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坐车怎么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