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古交信息网 > 体育

至尊邪天 325 何为纨绔

发布时间:2019-10-12 21:34:01

至尊邪天 325 何为纨绔

静静地坐在星鸾曾经的房间中,着那每天都有侍女打扫的环境,那一幕幕记忆中无比深刻的摆设,都让吴天不禁对鸾儿的思念更增添了许多……

窗外夜『色』逐渐降临,这院落中时不时传出的阵阵虫鸣,仿若都在诉说着那无人能懂的念想……

气氛,在这一时间变得极为压抑……

院落外,忽然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不多时院门便被轻轻推了开来,吴天仿若没听到一般依旧静静地坐在窗口,而从外面走进来的人,则一直蹑手蹑脚,一张脸上浮现出趣味儿的戏谑笑意。

“站住!”[]至尊邪天325

眼着那人就要偷偷『摸』『摸』的走进星鸾的房间,吴天忽然转身一声轻喝。

“呀……吓死我了,你不知道人吓人是要吓死人的啊?臭吴天,你作死啊!”来人娇嗔不已,正是那之前遇到的曾雅儿。

曾雅儿古里古怪的样子,完全没有白日里所见的那种纯净之态,着那滴溜溜不断转动的眼珠儿,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

“你偷偷『摸』『摸』的来这里做什么?”

吴天眉头微皱的着曾雅儿,“你难道不知道这里没得到允许不准进来的吗?”

“我哪儿知道呀?”

曾雅儿瘪了瘪嘴,随意的了一眼周围,继续道,“人家只是想找你玩玩儿啊!哼哼,臭吴天,谁让你之前不陪我!哼哼!”

“我有那个义务陪你吗?”

吴天轻哼一声,淡淡的道,“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你……”

曾雅儿顿时表情一滞,扬着脑袋嘟着嘴哼哼不已,“我就不出去,就不出去!”

“呃……”

吴天立时无语,着曾雅儿那不断朝他做鬼脸的样子,吴天不禁有些好笑,这妮子好像没长大似的,动作神情宛如小孩子。

“臭吴天,你着我做什么?”曾雅儿俏眼一瞪道。.

“你不我,知道我在你吗?”

吴天笑着回道,曾雅儿顿时气得小嘴鼓鼓的,盯着吴天的视线完全没有移开,哼哼不已。

“……”

两人一时间有些静谧,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相互着,尤其是曾雅儿更不断地朝吴天做着鬼脸,完全没有一点之前所见的那种纯净,简直像是小魔头一般。

“雅儿小姐,雅儿小姐……”[]至尊邪天325

不多时,外面侍女的声音不断传来,彻底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宁静,曾雅儿气呼呼的瞪了吴天一眼,这才转身朝外面跑去,“小翠,我在这儿,在这儿!”

“雅儿小姐,您怎么来公主殿下这儿了?”小翠呼呼的喘着气,着吴天跟在后面走出房间,她立时欠身行礼道,“奴婢见过天少爷!”

“免了!”

吴天摆摆手,“把她带回去吧!”

“是,奴婢遵命!”

在小翠这些宫内侍女侍卫的心中,吴天的地位绝对不亚于任何一位皇子公主,对他的话自然不敢有任何反驳。

“臭吴天,死吴天,我明天再来找你,哼哼!”

临走之前,曾雅儿还不忘狠狠地瞪上吴天一眼,吴天则丝毫不予理会,着她离开后这才转身回到房间休息。

…………

第二日早上,吴天在宫中吃过早饭,再和星风陛下与赫连皇后说了一声,这才出宫朝公爵府的方向走去。

然而,当他走到公爵府之时,却发现在那公爵府门口恭敬地站着两人,其中一人赫然就是被他打断了左臂的曾轩,而另一个则是中年人,约莫四十多岁,长的与曾轩有几分相似,想来应该就是曾轩那个当财政大臣的父亲曾世然了!

“少爷……”

门外的侍卫朝吴天躬身行礼,吴天点点头回礼,而后那侍卫低声道,“少爷,曾大人和曾少爷昨晚就来了,一直在这里候着!”

“嗯!爷爷知道这事儿么?”吴天不可置否的颔首问道。

“知道了!不过老太爷说了,一切由少爷您作主!”

“好!”

吴天再次点头,走到曾世然父子面前,淡淡的道,“曾大人,辛苦了!”

“曾世然见过天少爷!”

曾世然似乎完全忘记了自己财政大臣的身份,对吴天低着头神情很是恭敬,至于曾轩,则因为昨日血流过多再加上一夜未眠,面『色』苍白无比,但着吴天的眸子中,如今却充满着惧意……

一个原本在他来随手可捏的小子,竟然转变成了让他父亲都要恭敬对待的大人物,他又如何能不惧?

“曾大人免礼!”

吴天淡淡的笑了笑,“曾大人可谓春风得意,我也不过是一个没有品阶的伯爵而已,当不得曾大人如此!”[]至尊邪天325

“天少爷说笑了!”

曾世然讪讪一笑,然而就在这一刻,一个突兀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咦,父亲,大哥,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嘻嘻……你们也是来找臭吴天的吗?”

声音的主人正是曾雅儿!

原本今天一大清早她就想去找吴天的,可到了之后却被告知吴天已经回公爵府了,她这才急匆匆的出宫跟了来,可万万没想到,却会在这里遇到自己的父亲和大哥。

到曾雅儿到来,吴天哭笑不得,尤其是那口中每句话几乎没少过的‘臭吴天’三字,更是让他无语到了极点。

“雅儿,不可无礼!”

曾世然立时肃然轻喝道,曾雅儿却是撇了撇嘴,自顾自的跑到吴天身边,着曾轩那空『荡』『荡』的左臂,不由得古怪问道,“大哥,你的手怎么了啊?”

“雅儿,别胡闹了!”

曾世然再次轻叱一声,曾雅儿这才轻轻瘪嘴不再多言,但是目光却一直在三人身上游走,似乎有着说不出的古灵精怪。

“好了,都进来再说!”

吴天摆了摆手,随即朝里面走去,曾雅儿倒是蹦蹦跳跳的跟着,“爹爹,大哥,走啊!”

“好,好,走!”

曾世然点点头,扶着曾轩朝里面缓步而行,不多时便来到了一处前厅,吴天直接坐在了主位上,而曾雅儿也没有丝毫客气的选择了一张椅子坐下,至于曾世然父子俩,则老老实实的站着,尤其是曾轩,在了解到吴天的身份地位后,他的心里就没有一刻的安宁……

“吱吱吱……”

还没等吴天开口,一道火红『色』的流光直接从外面窜了进来,小火狐一下子窜到吴天身边的桌子上,前爪挥舞的不断叫着,似乎在数落着吴天昨天出去没带她一样。

“哇……好可爱的小狐狸!”

曾雅儿双眼放光,可等她想要去抱的时候,小狐狸却直接窜到了吴天的脑袋上,对着曾雅儿龇牙咧嘴的叫着,完全不给她任何面子。

至于曾世然和曾轩则万分苦笑,昨天的一切根源都是这小东西。

想要买下这小火狐,其实就是为了送给自己的妹妹曾雅儿,可曾轩却万万没想到,不仅会因此断掉一条手臂,更极有可能葬送了自己父亲的前程。

“曾轩,是吧?”

吴天没有去曾雅儿气鼓鼓的模样,扫了一眼曾轩淡淡的道,“你要知道,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你好歹也是一个堂堂的大少爷,竟然做那种欺行霸市的事情?难道就不觉得羞愧么?”

“天少爷,请在犬子诚信认错的份儿上,多多见谅!”曾世然低着头道。

“其实,昨天我很想一下子灭了他!”

吴天冷声道,“这帝都的水很深,你不要以为你自己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现在是实力至上,你也别不服,若是你有实力,大可将本少直接灭杀!”

“不过,念在你们等候了一夜的情况下,本少也不想和你继续纠缠下去!”

吴天摆了摆手,蓦然间肃然继续道,“本少问你,你可知何为纨绔?”

“纨绔?”

曾轩愣了愣,就连曾世然也不禁有些错愕,他们实在不了解吴天此言的含义。

“呵呵,很奇怪么?”

吴天笑了笑,淡淡的说道,“我告诉你,我见过的纨绔少爷多了去了!但是,真正让我佩服的却一个都没有!”

“或许,在你眼中,纨绔就是那种倚仗身后势力无恶不作之人,可我告诉你,错了!”

深吸一口气,吴天继续道,“在本少眼中,真正的纨绔是能人所不能!依靠自己,打出一片任何人不敢忽视的名声!所需要做的,就是让其他人提及你的时候,说的是‘曾世然大人是曾轩的父亲’,而非‘曾轩是曾世然大人的儿子’,你明白吗?”

“这……”

曾轩再次一愣,而曾世然却是双眼发光,不由得叹声道,“天少果然高见!若是纨绔能成为那样,那真的是不负一生了!”

“我也明白哦……”

曾雅儿也在一旁嬉笑着,但那一双转动的眼睛却依旧时不时的瞟过正趴在那啃着水果的小火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鬼主意。

“轩儿,还不多谢天少教诲?”

曾世然恨铁不成钢的拍了一下曾轩的脑袋,然而吴天却摆了摆手道,“不必了

!曾大人,请恕我直言,如果曾大少爷再被我碰到一次,那就别怪我不给您面子了!”

“我明白,多谢天少!”

曾世然点点头,神『色』变得有些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