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古交信息网 > 科技

莽荒圣君 二百三十九章不详

发布时间:2019-10-13 00:05:18

莽荒圣君 二百三十九章不详

一个个修士在天劫下哀嚎着,挣扎着,咒骂着,却根本就无济于事,纷纷陨落在这天罚之下。

苍玄冷笑,将这些惨状尽收眼底。他从不同情这些陨落在天劫下的修士。若想说他残酷无情,还不如说是这些修士贪欲太重,才会引来这种杀身之祸。

他深知这次的天劫非同小可,就是他也没有完全的把握可以撑过去。而既然有着这一些蠢货帮助他抵挡一部分的雷罚之力,他何乐而不为呢。

“嗤啦!”

有一些家底丰盈的天骄们纷纷祭出稀有的符纸,逃离这片绝杀之地。没办法,这里的雷霆之力变得越来越恐怖,就是那些以体魄见长的一些修士也受不了,若是不逃离的话,绝对会被这些雷弧炸得连渣都留不下。

“竟敢这样算计我等,希望你就此死在这天劫之下,否则定要你生不如死!”有天骄们恶狠狠的留下话来,对着苍玄满是杀意

。他们都是天之骄子,怎么会忍受得住这种暗亏,悲屈的成为手中的棋子,以身去为别人挡灾呢。

“又是这样,不费一丝力气就坑杀了一堆人。相比那比肩王储战力,这种布局的能力才是真正令人恐惧的地方。”虚空古城外,有尊者低语。

这雷州中种种惨剧落入他们的眼中,跟那蛇柏肉芝树的不死之心的坑杀之战是何等的相似。

原本这一大群修士的下场悲惨的很。不是陨落在这雷罚中,就是遍体鳞伤狼狈的脱离这个绝杀之地。这种场景令人心惊,本来一群人还气势汹汹的想要夺取这生命禁区出世的造化,转眼间却落得这样的一种结局,真的是太过讽刺了。

“轰隆——”

轰鸣的雷声如同巨大的鼓点般越敲越急。那翻动的雷层中竟然有着赤光涌动,让人惊骇不已。这雷劫变得更加的凶戾了。

碗口的雷弧不断的劈落,敲击在苍玄的身上,散开了无数的火花。苍玄闷哼一身,这种程度的雷劫对他来说也有着不小的威胁。毕竟这是天罚之力,本身就代表了这世间最为极致的力量之一。

“嗡嗡——”

雷域之中,苍玄沐浴着诸多充满毁灭气息的雷霆,来不停冲刷着肉身的杂质。也是他本来就精通强良和弇兹两大巫祖的雷道法门,才能变态到借助这天地雷罚的来锻炼自己的肉身,若是换作了别人,恐怕早就陨落在这雷劫之中。

咔嚓!

苍玄的肉身变得更加的晶莹起来,有皮屑从他的身上剥离开来,如同老树般迎来了新生。虽说是皮开肉绽,但那些天地将至阳的雷霆之力将他身上的一些连他自己暗伤都自愈好了。这绝对是一件大喜事。

随着雷霆变得更加的狂暴起来,苍玄的身身上响起了金属的交鸣之声。苍玄莞尔,属于那赤金虬龙甲上的那只小龙哀鸣起来,不堪受这雷劫的侵袭。

铛!

苍玄身躯一震,一身紫金衣裳褪去。他身上的这件战衣在将来还有着很大的晋级空间,若是在这里受损的话,是一件极其可惜的事情。

“哧!”

苍玄心中一颤,因为他感受到一种突如其来的危机感。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阴影随着雷霆长河急速而来,就想往苍玄的后脑上撞去。

咚!

一道乌光如电般从苍玄的体内钻出,刹那间就绕过苍玄的颈后跟那道阴影撞在一起。两者连撞,那声响却比天穹上雷霆还要来的宏大。

“嗤啦!”

苍玄转过身去,那道黑光乖巧的落入他的手中。他手向上掠起,那道黑光化为刀刃随着他的手势斜着切出。

“滋——”

那道阴影被苍玄一道切断,却是如同触手一般的一截恶心的东西。苍玄皱眉,身体在刹那间就被一股璀璨的光芒淹没。

那漫天的雷海暴动,被这股爆炸掀翻。雷劫如潮扩散开来,祸及了远处几个在观望的天骄,直接将他们的形体炸碎,形神俱灭。

“小术而已,不值一提。”那璀璨的光芒中传出淡漠的低语。而后,一道漩涡转动,那些光芒瞬间就消失殆尽。

“还给你好了!”苍玄唇角划过戏谑的弧度。他手一挥,手中数颗圆珠一般的东西射出,没入上方的雷层中。

“轰隆——”

激烈的爆炸声再次响起,随着漫天狂舞的雷弧中,整个雷层漩涡被撕裂开来。嘶吼声从雷层中传出,那坠落出的东西却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这是什么邪物?雷劫中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一个个修士接连惊呼出声,眼前那有着八爪鱼一般下身的人形怪物让所有看到的修士都惊愕住。

“吼!”

那怪物身上弹射出无数恶心的触手,瞬间就缠住苍玄手中的刀刃。而后,更有着一部分的触手蠕动着,张开密密麻麻的锯齿般的小口,想要连人带刀一起吞噬掉。

“恶心的东西,滚远一点!”苍玄的脸上露出而来怒色。这种怒意,就是之气受诸位天骄的挑衅都没有表现的如此具体。

“哧!”

苍玄手臂一震,那缠绕在他手臂上的那些触手全部被撕裂开来。他手一张,运转空间神通,一记虚空大手印朝着那触须怪物放抓过去。虚空扭曲之间,那怪物就被捏爆,成为一堆烂肉。

“果然不是虚幻之物,但雷劫中为何有这样的一种东西?”苍玄皱眉,他手一挥,太古君焰熊熊燃起,将那堆碎肉焚烧一空。

本来他还以为谁会不知死活想在他渡劫的时候去偷袭他呢。可是随着那怪物的出现,他便知道事情绝对不会像想象中那么简单了。

因为他清楚的感知到,那死在他手里的那种触须怪物本就是一种死物。但令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在那具行尸走肉的体内,他没有感知到一丁点的灵魂之力,这就完全的违背常理。

操控死物也并不是一件多么难的事,他的六道破妄瞳中的畜生道瞳术就有着这样的一种能力。但前提是,要先给那具要操控的尸体注入自己的一丝灵魂之力作为牵引媒介,否则根本就不可能办到的。

很多看似很不可思议的东西其实都是有理可循的,而且那道理一但说破,便不会再让人感到有任何的神秘感。

然而,现在他似乎遇到一种很是诡异的事了,这超出他原本所有的认知。这种不详感,让他难以释怀开来。

“那是什么……”在远处观望的尊者惨白着脸,看着天穹上破碎的雷劫漩涡逐渐显露出来的虚影般的东西,喃喃自语,如陷梦中。

与此同时,身处其中的苍玄好似感知到了什么东西,他微微抬起头,眼眸中便映入了漫天的血光。

就是一向淡然的苍玄在这一刻也动容了。他似乎看到一方世界隐现于血色的雷光中,在缓缓的朝着他降临而来。

这一刻,他收起了唇角常挂的笑意,那俊美的脸上出现了平日少有的凝重之色。

...

巢湖治疗牛皮癣费用
漯河治疗白斑病费用
乌海治疗盆腔炎费用
巢湖治疗牛皮癣医院
漯河治疗白斑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