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古交信息网 > 娱乐

获得备案仅20天我行贿了却遭永久关闭我行

发布时间:2019-10-09 18:17:37

获得备案仅20天,“我行贿了”却遭永久关闭 - 我行贿了

两月内已近60个但获备案资格者寥寥 同类站纷纷遭遇关停或整顿

不论是2009年的周久耕抽天价烟事件,还是2010年来宾市烟草局局长韩峰的“日记门”,民提供的“反腐”线索都立下大功,这让全社会对民间反腐力量充满期待。从6月初至今,国内民间反腐站已骤增至近60个,火爆程度令人咋舌每日访问量达30万人次(详见本报今年6月16日《蓝页》版报道)。

然而,多数反腐站至今仍在“夹缝中生存”目前获得备案的仅有4家。知名度较高的“我行贿了”站自从7月14日备案后于7月20日重开,但仅20天后就迫于压力宣告永久关闭。

各界对民间反腐的前景充满担忧:民间反腐只是热闹一阵的昙花一现,还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破冰之举?民间反腐的路在何方?作为新生力量,民间反腐站也面临“成长的烦恼”如何避免反腐站成为攻击别人的平台或沦为牟利的商业站?

专家把脉 民间与纪检对接是关键

面对“内忧外患”,民间反腐站路在何方?着名反腐研究专家、中央党校林喆教授认为,民间反腐站是官方反腐渠道的有效补充,尽管面临诸多困境,但应予以鼓励。

林喆表示,近年来国家查处的贪腐案件中,有一半以上跟群众举报有关。但民间反腐也有几大问题亟待解决:首先,站搜集到的线索与纪检监察机关办案过程不一样,站也不具备法律赋予的强制力。而有关部门侦查贪腐案件,通常需要保密,站提前把这些信息公开,很容易打草惊蛇,使涉案人员有应对的空间,并销毁贪腐的证据。

其次,不排除一些站为牟利而通过反腐外衣博取点击率,如果把握不好度,也会成为诋毁他人的工具,这是很危险的。因此,实名上、实名举报是终极办法。

林喆建议,民间反腐站要做好与各地方纪检监察机关的对接。在这方面,株洲和南京有很好尝试,群众能将举报线索直陈纪委书记。

在6月底因未备案而被喊停的危机后,7月14日,“我行贿了”站终于获得备案。

艰难“准生”

整改20天陆续“重生”

7月19日,“我行贿了”站站长“笑笑生”发帖称,备案已成功,站域名为,备案/许可证号为“冀ICP备号-6”,负责人姓名“张忠国”,7月20日重新向友开放。

早在该站备案前一周,“我贿赂了中文”也已成功备案,获得“准生证”。该站据称是国内最早的民间反腐站。创办人“千秋岁”介绍,因担心北京备案审批手续比较复杂,把备案地点放在了江苏。6月15日申请,约两周后获批。他称,两个月内国内民间反腐站已增加到近60家。但能登记备案的只有4家,多数同类型站还处于“灰色”状态。

站运营也并非一帆风顺。从6月10日到6月下旬的“地下”活动期内,“我行贿了”站多次遭遇黑客攻击,且由于浏览量过大,经常打不开。“笑笑生”也曾试图在北京备案,但经咨询后感觉希望不大,遂改在了京郊的河北。同样的问题其他反腐站也存在。

截至6月底,包括“我行贿了”、“我贿赂了中文”在内的20多家反腐站均遭关闭,原因不尽相同,不过多数是因为没有经过备案。

意外火爆

每天访问量30万人次

创办于2010年8月的印度民间反腐站“我行贿了”不到一年时间就收集到1万多个腐败案例,印度政府据此惩处了20多名官员。就连印度卡纳塔克邦的交通部长也是该站的“粉丝”。

“笑笑生”表示,与印度的反腐站同名是想以此向同行致敬。站创立之初,每天的访问量达到30多万次,发帖量在7000条以上。

友发帖反映的“行贿”行为五花八门。有给孩子上户口行贿的,有为了治病行贿医生的,有为了考驾照行贿的,也有为了案子行贿法官、律师的。“有人因为没有给医生送红包,只割了一半痔疮,手术之后觉得不舒服。复查之后才发现痔疮只割了一半。”

号称国内首家民间反腐站的“我贿赂了中文”同样火爆。每天访问量都在二三十万次,发帖量在5000条以上。“千秋岁”不断在上招募“志愿者”,这些志愿者来自全国各地,如今站运营队伍已经有100多人,最多的时候一天就有90多人志愿加入。

有了印度的成功先例,反腐站建立之初都冀望在发动普通民众反腐方面有所作为。“我们提供一双双盯着官员的眼睛,我想政府应该支持。”“千秋岁”显得信心满满。

出师不利

备案20天后即关闭

但事实证明,先行者们过于乐观了。“笑笑生”庆祝“我行贿了”获得备案仅20天,就不得不宣告其“死亡”。 8月9日晚,“笑笑生”在微博发布“告‘我行贿了’站友书”称,站备案被注销,将永久关闭。

事实上为避免“树大招风”,7月20日该站重开时定位已经有了重大调整,“锐气”大减口号由6月初的“匿名说出你行贿事情,揭开腐败官员的真面目”改为“匿名说出行贿事情,揭示腐败危害”;并且在站公告中明确指出:“不接受任何形式的举报,严禁侵害个人隐私的行为。”内容也不再是专门的“反腐举报”,而是侧重民生题材案例。

其他民间反腐站同样命运多舛。“我贿赂了中文”从8月7日重开时已改名为“透明中国”,“千秋岁”说是想隐蔽一下锋芒。但站重开也就1天,8月8日不得不关闭。

“千秋岁”昨日表示,站最初开放时可直接发帖,不需经事前审核,但重新开放时已设置了“关键词过滤”,并对所发帖子进行审核。“毕竟这是一个严肃的反腐平台,我也不希望成为攻击、诋毁别人的平台,被人利用。现在我们共有100多名工作人员,除30多名技术人员外其他全是负责内容审核和把关的、版主。”“千秋岁”说,消除风险前站不会重开,据估计10月份后才能上线。

昨日,登录多家反腐站,多数已打不开。

潜在风险

成攻击平台或牟利工具?

“千秋岁”表示,之前有人担忧维护站运营的支出而导致站生存不下去是多余的。“我跟老婆说了,每年花费不超过3万元就可以接受。域名是我花60元买的,版主、全部有志愿者免费管理;无固定的办公场所,也无场地支出。”

钱的问题不是最要命的,运营中出现的弊端和风险才是明显又在短期内很难克服的,维护站就像“在刀尖上跳舞”一是有人利用这样的平台恶意攻击他人;二是纪检、监察部门担心可能会“打草惊蛇”;三是站关注度高了会沦为商业站,有人出钱要求“删帖”。

“千秋岁”坦承,站开张一个多月来,由于关注度急升,已有很多机构表示愿意捐款,但都被拒绝。他认为,一旦接受别人的捐助,那么自身腰杆就不直了。而“笑笑生”同样从一开始就坚持拒捐。

困境或许远不止此。有分析人士指出,“行贿站”只是一个噱头而已,其本质是站,“反腐站”只是哗众取宠的炒作。“千秋岁”坦承,反腐站中的确有不少投机分子,是“挂羊头卖狗肉”,利用公众对反腐的关注度来博点击率,然后再卖广告,沦为牟利工具。“就怕这些搅局者把我们民间反腐的牌子搞砸了。”

前景悲观

反腐站渴望被“招安”

从6月初至今,国内民间反腐站经历了过山车式的大起大落。在获得备案的站中,打开页面发现,主要是介绍国家反腐政策法规、理论文章及过往案例,并在显着位置指出:不接受实名举报。专业反腐站似乎再度陷入沉寂。

“千秋岁”说,当初创办反腐站有四个目的:一是唤起更多人举报贪腐,说出真相的勇气;二是希望能够团结更多正义的人,和邪恶势力作斗争;三是希望官员贪腐情况在初期和萌芽状态就能被发现;四是希望能够与国家的纪检监察机关对接,提前筛查一些信息。

与“笑笑生”不同,“千秋岁”明确表示欢迎友举报,他说这一点不会妥协。但从现状看,要实现初衷难度很大目前还没有任何政府部门与其联系调查友举报的线索,也无人商讨如何把举报与纪检部门对接,这多少让他有些失望。

“笑笑生”同样有些悲观。前天他在站发布公告称,愿将站无偿捐给国家相关部门,或政府直属的相关站如正义、人民等,或其他合法机构、公益组织。他已与正义联络,并在最高人民检察院站留言表达意图,但都石沉大海。

淮北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盘锦治疗早泄方法
玉林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淮北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盘锦治疗早泄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